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案值超3亿!甘肃天水市“一把手”受审

发布日期:2019-04-15 15:10:57   所属分类:甘肃报道

       央视网消息:2019年1月9日至10日,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党委副书记雷志强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庆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7年,被告人雷志强在担任天水市副市长、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审批、汇票承兑、授信业务、干部选拔等过程中,为他人及近亲属谋取利益,收受42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160万余元,另有8198万余元财物不能说明来源,提请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

雷志强(资料图)

雷志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本案择期宣判。

据甘肃省纪委消息,雷志强2017年4月份接受组织审查。2017年9月,雷志强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8年2月,甘肃检察机关依法对雷志强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提起公诉。

1

雷志强(资料图)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出合法收入,差额巨大,而本人又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的行为。

根据《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此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还有一点需要特别关注,那就是主观故意性。行为人不能说明其明显超过合法收入的财产或支出的来源是合法的,是主观上不愿意,明知其来源是非法的,故意不如实说明来源。

而有关“巨大”的界定标准,依据1999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

人称“玉痴”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等多位“落马”官员都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而下面的这一位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2018年3月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张中生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共中阳县委书记、山西省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中共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中生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张中生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在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人民币2亿元以上,还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8868万余元。张中生利用领导干部职权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且案发后尚有赃款人民币3亿余元未退缴,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张中生目无法纪,极其贪婪,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罪行极其严重,应予依法严惩。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作为党政领导集体的标杆,“一把手”的根本职责在于把方向、抓大事、谋全局。诸如雷志强等在其所在部门担任“一把手”的落马官员,正是因为被权力、金钱、美色等编织的网络俘获,他们彻底迷失了自我,忘记了为官清正为民、造福一方的誓言,最终沦为欲望的阶下囚!(文/刘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