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外星人”造飞碟 武汉一男子自制飞行器十余年,花费上百万 多次自驾,坠地受伤

发布日期:2019-01-11 08:22:42   所属分类:国内要闻

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流芳大道的马路一侧,挂着一张偌大的绿色广告牌,上面印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份证”。

对路人来说,“身份证”旁边几个黄色大字“外星人公寓”更刺眼。他们很少知道这家公寓的老板便是自称“外星人”的舒满胜,也很少知道他不久前曾自制“飞碟”升空,登上新闻头条,更不知道他已自制飞行器十余年,花费上百万元,其间驾驶“自制飞机”升空,却坠下摔伤,身上多处骨折。

朋友们说他“板命(不要命)”,连他老婆都曾一度怀疑他是否真的是“外星人”。疯狂男子

“飞碟”升空,听闻涉嫌违法拆了

2007年左右,舒满胜在武汉工程大学流芳校区对面买了两套房子,改造成公寓经营。3楼的一间屋子是舒满胜的工作室。2018年12月14日上午,他和朋友在调试四台涡喷发动机。

正是这几台发动机将他耗资15万元、花两个月自制的“飞碟”推离地面。视频显示,2018年12月2日23时许,“飞碟”发动机启动,发出一连串的嗡嗡声,伴随“飞碟”上灯具散发出的蓝绿色光芒,垂直上升到距离地面七八米的空中。整个过程持续约80秒,之后缓缓落到地面。

其实,在当天下午,他就已经测试过一次,但视频显示“飞碟”在飞行中侧翻了。

“飞碟”升空的事情传开后,舒满胜听闻自己的行为已涉嫌违法,回到家后,他立即将“飞碟”拆了,只余下四台购买的价值12万元的发动机。

对于试飞结果,舒满胜坦言并不十分满意。原计划四台发动机同时工作,“飞碟”至少能在空中飞行半个小时,完成悬停、垂直起降等一系列特技动作,但当日下午预飞时,只有两台发动机正常点火,多次调试未果,带去的油料也所剩无几。

造飞行器

称“每个男人都有飞天梦”

“我动手能力强,但智能控制方面,确实是短板,知识受限。”舒满胜说。

读了三年初三,18岁的舒满胜才毕业。后来,他跟着当地机电维修店的师傅做学徒。“但我更感兴趣的是无线电。”舒满胜回忆,闲暇之余,他常骑着自行车上山下乡,帮别人修收音机、电视等物件,“修好了不收钱,修不好不赔钱。”

舒满胜在加油站旁开了当地第一家汽车修理厂。不会修车,怎么办呢?他想到一个办法,去请别的修理厂师傅来修,“修完了钱你拿走,我就在旁边学技术。”不出半个月,他对汽车修理就驾轻就熟,还雇了几个徒弟。几年之后,舒满胜便在流芳街上盖了一栋5层楼房。

2008年,一家人搬到现在的“外星人公寓”。

舒满胜认为,“每个男人都有一个飞天梦”,自此他开始在书店和网上学习钻研空气动力学、飞机结构等知识,准备实现自己的梦想。公寓三楼外的平台被他“霸占”。“整天叮叮咚咚,我说国家那么多人才,还用你去造飞机?”他的妻子王银香回忆道。

2009年10月,舒满胜制造出第一架单发动机单螺旋桨飞机,但动力不足没能飞起来;接着,他着手制造第二架飞机,但因严重超重放弃;2010年4月,他终于造好了第三架飞机,双发动机双螺旋桨。

这架飞机曾多次试飞。“第一二次都很成功,只是着地时轮胎破了。”第三次,他摔得很惨。

多次受伤

自制飞行器升空,20秒坠地

2010年5月10日,舒满胜在万众瞩目下驾驶自制飞行器在武汉东湖区一块水泥操场上起飞。

据当时的报道,在舒满胜驾机起飞前,民航湖北安监局三名工作人员赶到试飞现场,现场向舒满胜宣传相关法规。

舒满胜答应,只在“机场”里试一下发动机,飞机不会离地。但还是起飞了。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飞行器升空20秒便坠落——

“爬升七八米后,左侧发动机油门跟不上,受风向影响,‘飞机’往旁边空地滑,后轮挂在铁丝网上,机头栽在了地上。”舒满胜回忆,这次坠机让他右大腿骨裂、小腿轻微骨折,“飞机”螺旋桨报废、机翼骨架受损。

休养两个月后,不顾家人反对,他又进行了第四次试飞。试飞地点在郊区一条建好还未开通的马路上,周围都是农田。舒满胜回忆说,“试飞时发动机点火器老是掉,怎么弄都弄不好。”但碍于面子,他还是拉起了操纵杆。结果刚升空就往旁边侧滑,舒满胜来不及反应,“飞机”已撞到田埂上,他人飞了出去,膝盖骨被油门杆掀飞,“我赶紧拿衣服包着膝盖,上医院。”

医生在他膝盖上打了钢钉固定,现在只要一弯曲膝盖,就会产生清脆的响声。这次受伤让舒满胜心有余悸,“只要发动机声一响,手心就紧张得冒汗。”

2011年,舒满胜又鼓捣起了“飞碟”。他回忆说,当时那个“飞碟”离地之后平稳性很难控制,思前想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2012年,舒满胜又造出了一架类似于滑翔机的红色心形“三角翼飞机”,结果让他再次受伤。他回忆,当时自己悄悄去黄龙山试飞,结果机器没控制好侧翻,他的脚磕在一块尖石上,导致粉碎性骨折。

“当时大家看他脚流血了,劝他不要飞了。”舒满胜的大儿子舒大双说,“但他执意继续试飞,朋友说他板命(不要命)”。不过,在舒满胜三个儿女眼中,父亲是个无所不能的牛人,“什么都会修,什么都会弄,而且想法很前卫。”

此次受伤之后,王银香说什么也不再让丈夫造“飞机”了。“他说他是外星人,有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外星人。”王银香无奈地调侃道,据她回忆,当时丈夫仅住了一个星期医院就坚持出院,之后还自己开车去医院换药,“连医生都佩服他,常人哪有这样的忍耐力。”做出“飞碟”

却被评很土、没技术含量

2011年前后,舒满胜又租了几套房子改作公寓,并把公寓名字改成了“外星人公寓”。“外星人,意思是精神不正常。”舒满胜笑着回忆,“当时改名时遭到家里所有人反对,但招牌打出来以后,生意比往常好了很多。”

休养期间,他一边忙着扩大家里的生意,一边还是不死心。2015年,舒满胜再次开启征程——制作垂直起降飞行器。他做了一个多旋翼模型机,尝试使用智能控制,也就在那时,他认识了武汉某无人机公司员工熊刚和张瑞。

熊刚告诉记者,“一开始觉得他做的东西都很土,全是焊接的框架,但接触下来才知道,他已经做了近十年的飞行器。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一般都是在家养老、打打牌,对他的举动很惊讶,也很佩服。”

有了专业人员的帮助,舒满胜弥补着自己的短板。不过,最近一次“飞碟”试飞后,有专家点评称,这个“飞碟”本质上是一架放大版的多旋翼飞行器,其技术含量并不高。

对于这个说法,舒满胜直言“很打击人”。在他看来,“飞碟”每一个零部件打磨和框架焊接、组装,以及飞行控制都花了他很大的心血。

52岁的舒满胜还是打算继续追梦,下一步他将制作一个“飞行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