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发布日期:2019-07-10 09:03:10   所属分类:陇西旅游

  原标题: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一曲空灵悠远的歌曲,把人带入如佛如凡的境界;一台灯光配器舞美演技组合精妙的秦剧,给人亦真亦幻的感觉;一部用全新的手法演绎千年传说的大戏,让人荡气回肠,在血脉中形成一股喷薄的力量,这就是大型秦腔古装剧《洞天仙歌》给观众的深切感受和影响。在热爱秦腔的武山,至今还没有哪一场秦剧获得那么热烈的掌声,没有哪一次演出场里场外观众如潮,没有哪一台节目多次谢幕观众仍不退场,只有雷鸣般的掌声回响,唯有《洞天仙歌》创造了如此空前绝后的传奇。万人空巷,四方潮涌,提前两个多小时入场,只为圆一场文化自信的梦,只为一睹心中圣像舞台上的神韵,感受一下当地文化刻骨铭心的震撼。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洞天仙歌》的成功演出表达了武山人民多年的心声。兰文蔚创作的《洞天悲歌》在80年代搬上舞台就引起了一定的轰动,提升打磨剧本和演出水平的呼声迭起。2012年,开始筹划创排《洞天仙歌》,经过几番周折,七载辛劳,剧本最终由一级编剧、原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研究室艺术总监党小黄创作而成。至2019年4月15日正式开排,6月18日在天水秦州大剧院成功首演,6月22—25日在武山县群众文化活动中心浓情演出四场,前后历时八年,谱写了武山文化发展和文旅融合的新华章,创造了秦剧神话传说与现代元素融合的新传奇。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洞天仙歌》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水帘洞麻线娘娘的神奇传说,作为一个真善美的化身,麻线娘娘是武山及其周边县民间信仰的重要部分,也是武山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塑造一个群众心目中崇高伟岸可亲可敬的麻线娘娘形象,让剧作立得起、立得住、立得稳,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是对武山深厚文化底蕴艺术展示的需要,也是广大群众向往已久的期盼,更是打造武山文化品牌,提升武山文化知名度和美誉度的迫切需要。尽管剧目还在打磨提升中,但是《洞天仙歌》已经得到了观众的高度认可,一个鲜活感人的真善美的形象已经在观众的心中扎根。

  《洞天仙歌》的主题立意十分鲜明,就是通过李真秀一家的命运转折表达一种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念,以鹿娘这个角色表现积善得福的传统思想,弘扬为大众谋福的价值理念。通过真秀卖绣葬父、送线济民、智救凤郞、巧献寿礼、换粮度荒、旋鼓祈福、月下诉情、纺线抗婚、复活莲泉、皈禅教化等情节,体现了真秀为村民的根本利益奉献一切的高尚品质,为天下百姓永祈福祉的大悲情怀,颂扬了真善美,传递了正能量,弘扬了人间大爱,具有较强的时代感和现实教育意义。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作为一亮相就引起轰动的舞台艺术,《洞天仙歌》在舞台呈现方面,紧扣爱的冰清玉洁和至纯至净,毛毽子的虚实相兼,纺麻线的动态情态融入,百灵鸟和万物复苏,羊皮鼓的宁远特色等都体现了这一主题。布景的特色表现,灯光的特效变幻,音乐的有力渲染,击乐的震撼融入,将演员的舞台表现推向高潮,把剧情层层推进引向深入,让戏内戏外产生强烈的共鸣,让艺术的精魂直击人的心灵。这是编剧、导演、作曲、配器和灯光、服饰、舞蹈设计与表演完美融合的结果,编剧党小黄先生用大量的虚构和对比手法,使剧情跌宕起伏,矛盾冲突集中,人物形象鲜明,感人至深。创排人员每天从8点到23点,除了两次吃饭(盒饭)时间外,就是竭尽全力地排练和改进提高,力求达到艺术的完美。导演王化武说“《洞天仙歌》已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每次排练我都认真地看,感觉剧目耐看也感人,一定会成为武山的一张文化名片,要力争走出甘肃走向全国,并获取大奖。”执行导演孙伟华说“《洞天仙歌》剧本写的太好了,就像一匹好马。好马就要配好鞍,所以邀请名家大腕组成创作团队,精诚合作,辛勤创排,要把剧目打造成武山文化艺术的一个精品,一个文化创意品牌,一个首次创作的文旅融合的经典之作”。配器李兴池说:“一个剧本出来后,需要作曲、配器、导演等再创作,最后才能呈现给观众一部有一定艺术高度和水平的剧目”。《洞天仙歌》排练过程中一级作曲郭全民亲临现场指导,首演后编剧党小黄对真秀的饰演者梁少琴、凤郎的饰演者武晓西又进行指导,对一些细节进行完善,甚至从西安前往武山首演的途中还一路讲解,力求演员对人物形象和内心变化的把握和表现臻于完美。这种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使《洞天仙歌》一步步迈向艺术的殿堂,迈向新的高度,迈向艺术的巅峰。一个30页的剧本,曲子谱了50页,配器达到500页,录音用单轨录法最后合成,部分曲段录音达20多次,这个潜心创作的过程,就是一个艺术求索的过程,更是艺术追求者精神升华的过程。

  武山县剧团作为主创团队,全团人员在创排期间昼兴夜寐,背台词、熟唱腔、练动作、走台子,按时限、保质量达到导演提出的要求标准。尤其团长林燕以剧团为家,不论儿媳生孩子,需要父母带孩子,还是哥哥病危,侄子罹祸,她都未尽公婆之责,妹妹之职。在侄子安葬的当天,就匆匆奔赴工作第一线。这种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深深感动了创作团队的每一个人,感动了无数的武山人民。林燕身上的大爱精神是仙歌主题的现实体现,也是武山传统文化的优秀品质。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

  头雁高飞起,群雁紧相随。梁少琴作为中国秦腔“四小名旦”,蜚声国内,可她始终坚持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每天苦练十多个小时,一月下来人瘦了一圈,可是精神不减,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尤其在凤郎死后和麻线扯尽之后两场戏中,她完全融入剧情,清泪满腮,唱腔悲痛,让观众也泪盈满眶,把舞台表现引向高潮。真秀飞奔水帘洞途中的那段水袖表演与器乐配合地更是精妙绝伦,不仅表现出前有荆棘峻岭后有虎狼追赶的艰险紧迫,而且对真秀从急切到失望再到“义肠续麻线”的心理变化表达得淋漓尽致。待演到“双飞向高天”,魂皈禅林,情留故园,一气呵成了主题演绎和人物形象的升华。青年演员武晓西首次踏上这片热土就一炮打红,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名角。他说:“耳濡目染了武山当地众多的民俗与礼教,受益匪浅,终生难忘。特别是导演王化武执行导演孙伟华打击乐设计樊建玲以及各位编排老师的谆谆教导,一字一句的纠正,一招一式的训练,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最终成就了我个人在《洞天仙歌》中凤郎的完美成功塑造。”“《洞天仙歌》成就了武山剧团,同时也成就了剧中人物凤郎的扮演者武晓西。”乡正、师爷、贵子、马兰、族长、鹿娘等角色都让观众津津乐道,都是《洞天仙歌》走向成功的关键因素。主角如此,配角也不消闲,县文化馆的周奇、李江莉、马宝譞和县第三中学的旋鼓队以出色的表演,为剧目的成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观众的掌声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有苦不叫,有累不喊,秦州大剧院演出期间,马宝譞的膝盖严重肿胀,可她咬紧牙关,强忍疼痛,圆满完成了彩排和演出,为剧组的荣光增添了光环,展现了一个文艺工作者的风采和对艺术的追求。

仙音袅袅余韵长 《洞天仙歌》拾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