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都农商行频频违规遭罚

发布日期:2019-03-09 15:07:57   所属分类:药都风采

  城商行、农商行扎堆IPO,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药都农商行”)也加入排队冲刺A股上市的银行之列。近期已有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徽商银行等多家银行撤回A股上市申请,业内人士认为,多家银行先后撤回与当前金融防风险的大背景相关。需要指出的是,药都农商行报告期内不良贷款比率不断攀升,资本充足率三个指标连续下降,多次因违法违规遭到处罚。

  不良贷款比率不断攀升

  不少拟上市银行存在不良贷款比率逐年攀升的风险。招股书显示,截至2014年、2015年、2016年末及2017年9月30日,药都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0.63亿元、1.12亿元、2.43亿元、2.85亿元,不良贷款比率依次为0.61%、0.79%、1.16%和1.21%。

  对比银监会年报,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自2014-2016年分别为1.60%、1.94%、1.91%,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2014-2015年分别为1.25%、1.67%。虽然药都农商行不良贷款比率符合监管要求,但未来可能会由于贷款组合的质量恶化而继续上升。药都农商行表示,贷款组合的质量恶化可能由多种原因造成,包括不能有效实施信贷风险管理及其他非本行所能控制的因素。

  不良贷款增加会使药都农商行贷款减值损失上升,从而要求药都农商行提取更多的贷款损失准备。截至2014年、2015年、2016年末及2017年9月30日,药都农商行贷款及垫款减值准备分别为2.98亿元、4.11亿元、6.81亿元、7.35亿元,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72.79%、367.35%、280.18%、258.39%。

  贷款减值损失准备金系药都农商行根据各种可能影响贷款质量因素评估及预测确定,主要因素包括借款人的财务状况、偿还能力和偿还意愿、抵质押物的可变现价值、借款担保人的履约能力、国内经济状况、宏观经济及行业政策、利率以及法律、会计准则和监管环境等。

  递交招股书不久后再违规

  在2014年至2018年3月,药都农商行七次因违法违规遭到行政处罚。具体来看,处罚原因涉及未履行反洗钱义务、业务合同和条款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虚报瞒报统计数据、漏交存款准备金、信贷资金转接他人使用和受托支付资金回流、同业银行结算账户管理不规划、违反审慎经营报送监管主表与实际差异大等。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递交招股书后不久,药都农商行又因违规受到处罚。中国银监会网站显示,4月8日,亳州银监分局向药都农商行作出处罚决定,药都农商行因违规行为被罚30万元。

  亳州银监分局指出,药都农商行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对同业投资及理财业务实施穿透管理,未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造成主要监管指标异常。依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第十二条和《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信用风险管理的通知》第一条、第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亳州银监分局决定,对药都农商行罚款30万元。

  中小银行急切上市背后是补充资本的迫切渴望。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药都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三个指标呈连续下降趋势,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5.29%、8.44%以及8.02%;资本充足率为16.31%、9.42%以及9.08%。其中2016年资本充足率指标未达到过渡期损益要求,这也是药都农商行受到监管处罚的直接原因。

  那么,药都农商行上市后如何应对不良贷款比率逐年攀升的风险?密集受罚是否会影响到IPO进程?带着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致函药都农商行,公司表示,“我行管理层高度重视不良贷款风险。报告期内,本行通过严格控制信贷、加强授信管理、加大对逾期贷款的检测和管理等措施,使不良贷款率保持在较低的水平,均符合监管要求。未来,我行将继续加大风控力度,切实降低不良贷款率,提升资产质量。”

  对于处罚的影响,公司表示,“我行已按期足额缴纳罚款,上述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占我行总资产、净资产比例较小。我行合法设立存续,业务正常经营,未因上述处罚事项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亳州市中心支行、亳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亳州监管分局已分别出具说明认定上述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亦不会对我行IPO进程产生影响。”记者蔡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