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被开追悼会的四位革命者

发布日期:2019-01-30 05:43:33   所属分类:今日陇西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在战争年代,流血牺牲的事时常发生。生者为死者开追悼会,寄托哀思,激励斗志,已然成为惯例。然而,有四位革命者活着的时候,就被开了追悼会。

李立三:活着被开三次追悼会

李立三,1899年出生,湖南醴陵人。工人运动领袖,中共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1922年到1927年间,他被“牺牲”三次,也被开了三次追悼会。

第一次,在法国举行追悼会。

1922年春,李立三受党组织委派,去江西萍乡安源煤矿开展工人运动,先后担任中共安源路矿支部书记、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主任。同年9月,安源路矿当局拒发工人工资,并企图查封工人俱乐部,使工人生活陷入绝境。9月14日,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爆发,李立三任罢工总指挥。

罢工运动爆发后,路矿当局派出大批军警镇压,还指使工贼刺探李立三的下落,并悬赏600块大洋收买其人头。工人纠察队为保护李立三的安全,把他转移到郊区一名工人家中。

路矿当局一计未成,又生一计。为瓦解工人的意志,他们买通长沙一家报纸,在醒目处登了一则快讯:“李隆郅(李立三)为罢工事逃往长沙,被湘省督军赵恒惕部所擒,日前被腰斩于长沙市小北门外。”

李立三得知此事后,当即露面,揭穿了敌人的阴谋,稳定了工人的情绪。然而,报纸上的消息很快传到在法国勤工俭学的中国学生耳边,周恩来、王若飞信以为真,立即召集旅欧党团员和同学们,在巴黎郊外的“华侨协社”大厅集会,为李立三举行追悼会。追悼会由周恩来主持,王若飞致悼词。

第二次,工人集会举行追悼会。

1925年五卅惨案后,中共中央立即召开会议,成立了上海总工会,并发动上海民众起来罢工、罢课、罢市,由李立三任“三罢”总指挥。

9月18日,上海奉系军阀邢士廉公然下令查封上海总工会,指名通缉李立三等六名工人及学生领袖,并收买流氓打手,企图暗杀李立三。

李立三在工人的掩护下,秘密离开上海,前往汉口。由于他是军阀的重点缉捕对象,一到汉口就走漏了消息。吴佩孚当即下令将他捉拿归案,同时雇用刺客肖剑飞前去刺杀。肖剑飞见李立三日夜同群众在一起,为工人大众谋利益,认为他是好人,就把吴佩孚的指使透露给他,使他得以安全转移。肖剑飞为了交差,编造了一个已将李立三刺杀的谎言。吴佩孚信以为真,下令在第二天的报纸上登出“共党要犯李立三在汉毙命”的新闻。

李立三在汉口“遇难”的消息不胫而走,武汉的工人群众悲痛万分,集会为其举行追悼会。上海几大工会也组织工人群众,纷纷举行不同形式的追悼活动。

第三次,福建长汀,周恩来主持。

1927年南昌起义时,李立三担任革命委员会委员,兼任政治保卫处处长、工农运动委员会委员、战时经济委员会委员等职,负责总指挥部的安全、保卫、宣传和群众运动等工作。

8月5日,起义军撤出南昌,分四路南下。第三路由李立三指挥,这是一支由上千名妇女和青壮年抬担架运送伤员的队伍。南下第六天,周恩来正与贺龙、叶挺等研究军事计划,张国焘突然闯进门说:“李立三的勤务兵于柱儿报告,李立三牺牲了!”

周恩来立即找来于柱儿问明情况。据于柱儿说,当第三路行进到武夷山黄峰岭时,李立三发现丛林中有一种可以充饥的红果,他叫于柱儿看好东西,自己过去看看。过了好一会儿,于柱儿不见他回来,忽又听到一声枪响,知道大事不好,立即跑过去查看,只见地上有一些红果和一摊血迹,但不见人影。这时,有人发现悬崖底部的树兜上挂着一具尸体,因悬崖太深,看不清面目,但从衣服的颜色看很像李立三。于柱儿不禁大哭,急匆匆地跑来向张国焘报告。

前委决定在长汀正德中学的操场上为李立三举行追悼会,追悼会又一次由周恩来主持并致悼词。追悼会刚开完,李立三却意外地带着几个陌生人回来了。周恩来激动地迎上去抱住他,兴奋地说:“立三,我们以为你牺牲了,正为你开追悼会呢!”

李立三哈哈大笑:“我到阎王爷那儿报了个到,阎王爷嫌我脾气躁,马克思也说我去得太早,都不收,我就又回来了。”顿时全场人转悲为喜。

原来,李立三采摘野果时,冷不丁从树林中窜出几个人,为首者把他拦腰抱住,他顺手朝那人开了一枪,没等他开第二枪,就被其他人扭住了。他们见伤者已死,就把尸首扔下悬崖,然后带走了李立三。

这些人是拦路打劫的土匪,见李立三带着枪,料定他是当官的,想从他身上敲诈一笔。李立三笑道:“和你们一样,我也是个受苦人。穷得走投无路,才投了共产党的队伍。”土匪问什么是共产党的队伍?李立三说:“共产党的队伍是穷人的队伍,专打土豪劣绅,杀富济贫,为穷人撑腰出气。”土匪们动了心,提出愿意跟他到共产党的队伍干革命,李立三答应了。他们立即给他松绑,随他一起来到长汀,后来编入叶挺的部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次,李立三带夫人李莎拜访周恩来,周恩来回忆往事时,对李莎开玩笑地说:“立三同志活着的时候,我就为他主持了两次追悼会,他一定会长寿的。”

晏福生:活着被开两次追悼会

晏福生,1904年出生,湖南醴陵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工农红军。1934年4月,任红六军团17师49团政委。生前被开两次追悼会,两次死里逃生,回到部队。

第一次,部队转移前夕,举行追悼会。

1935年1月,蒋介石纠集十万大军,分六路“围剿”湘鄂川黔根据地。红二、六军团集中主力,寻机歼灭敌人。4月,晏福生与团长吴正卿带领49团参加了陈家河战斗。当他指挥二营冲进寨头时,发现一股敌人突破红军包围往西逃窜。他来不及调动部队,带着警卫员奋力急追。

战斗结束后,红军多方寻找,始终不见晏福生及其警卫员的下落,都以为他牺牲了。当时战况紧急,部队需要马上转移,吴正卿将全团指战员集合在一起,为晏福生举行了简短的追悼会。

就在全团指战员万分悲痛之时,晏福生和警卫员扛着缴获的长枪、短枪,押着几个俘虏进入了会场。他一看大家在为自己开追悼会,生气地说:“我还没死,开什么追悼会!”说罢,一脚踢翻了灵位。看着战友们窘迫的样子,他风趣地说:“敌人还没有消灭,革命还没有成功,阎王爷还不愿意收咱们呢!”逗得大家笑了起来。

第二次,下落不明举行追悼会。

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长征前,晏福生担任红六军团16师政委。1936年10月,晏福生与师长张辉率领16师为红六军团开辟前进通道。部队进至天水县娘娘坝镇时,张辉不幸牺牲。行军至罗家堡,又遭遇胡宗南的主力部队。16师经过浴血奋战,成功掩护主力转移到安全地带。

这时,敌机的一枚炸弹,炸伤了晏福生的右臂。警卫员把他扶到隐蔽处包扎完伤口,却发现他们与部队失散。追兵将至,晏福生命令警卫员带着文件包和武器急速追赶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