岷县老人景生魁辞世 全国上千群众前来吊唁(图)

发布日期:2019-02-24 04:13:37   所属分类:今日陇西

  平凡的他走了,留下不平凡的印记

  岷县老人景生魁辞世 全国上千群众前来吊唁

景生魁老人生前义务讲学。家属供图

 

景生魁老人生前义务讲学。家属供图


  近日,百度贴吧岷县吧里一篇悼念老人的帖子已被关注上万次,网友纷纷留言纪念这位名叫景生魁的岷县老人。据了解,老人辞世后,当地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名群众自发前来吊唁,送老人最后一程。一位普通老人的离世之所以引来关注,是这位平凡的老人在世期间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他倾心革命传统教育,辅导校园文学创作,关心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挖掘发扬当地民俗文化……

  老人辞世上千群众自发悼念

  2月16日,景生魁老人辞世已经10天了,但是在百度贴吧岷县吧里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悼念老人的帖子。在帖子中,很多人回忆老人生前的点点滴滴,有的是老人的学生,有的是认识老人的群众,更多的是陌生的网友。他们得知老人的事迹后自发悼念,表达对老人的敬仰之情。

  很多人留言“景老千古!”、“一路走好!”、“岷州名人,风范永存”、“老爷子仙逝,是岷县人文的一个损失。哀悼!!!”也有网友写长诗回忆老人的一生“寒冬腊月,北风凛冽,透彻刺骨。洮水东逝,金童神伤,大地同悲。岷州娇子,功德长存,活在心间。民俗学者,老骥伏枥,笔耕不止。传承文化,以身作则,喜闻乐见。忽闻噩耗,甚感遗憾,感叹万分。一路走好,青山埋骨,笑看子孙。”

  老人的儿子景晓钟告诉记者,父亲一年前因肺心病卧病在床,在2月5日晚辞世,享年85岁。老人辞世后,没想到有上千人前来吊唁,当地教育界、文化界的很多人都来了,老师、学生、文学爱好者……几乎所有的学校都给老人送了花圈,老人生前在全国各地的好多学生都亲自来家里悼念,县上领导都送了花圈。

  在采访中,当地老师杨东亮告诉记者,除了悼念今年1月8日抓捕贩毒嫌疑人不幸以身殉职的岷县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邵彦鹏外,岷县再也没有如此多的人来悼念一位逝者。

  命运多舛退休倾心教育事业

  据岷县县志办副主编包孝祖介绍,景生魁老人194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岷县解放作了大量工作。建国后曾在岷县西川区委、甘肃省军区政治部、青海省委监委会等单位工作,后从事中学语文教学,1985年开始担任《岷县志》副主编,1990年光荣离休。

  景生魁先生的人生华章,在离休之后才真正显现。离休二十多年来,景生魁坚持以校外辅导员身份,对少先队员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并且多次深入边远山区中小学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开展作文辅导和古诗文诵读活动等。每年清明节,景生魁给学生讲红军在岷县的战斗故事、岷县人民支援红军北上抗日的故事。20多年来,他足迹踏遍了全县各个角落,举办各种讲座200多场,听众达8万人次以上。

  在岷县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经常参加一些学校的团队活动,同时被县城的一些幼儿园聘请为“故事爷爷”。他经常和小朋友们一起唱歌、跳舞、做游戏。同时还向和平小学、人民小学、西江小学赠送图书,组织少儿阅读。并且自己掏钱,给家庭贫困的小学生购买学习用具,鼓励他们勤学上进。

  他离休二十几年以来,先后被授予“甘肃省离休干部发挥作用先进个人”、“甘肃省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定西市百名优秀共产党员”、“中国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热爱家乡挖掘发扬民俗文化

  在儿子景晓钟眼中,父亲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对当地民俗文化的挖掘和传承。特别是对西羌文化的研究,因为岷县处于古代西羌族生活的地域,老人一直对此颇有研究。1997年至今,老人担任四川省《西羌文化》杂志副主编,其间撰写的《陇西李氏西羌族》、《窜三苗于三危考辨》、《甘肃南部难文化探幽》、《西羌文化的断想与新探》等文稿在学术性刊物上发表。2002年8月,在茂县羌寨山庄召开的古羌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美国、加拿大、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进行交流,并做了大会重点发言。

  岷县县志办副主编包孝祖介绍,老人热衷民俗文化,他组织秦腔“自乐班”街头演唱,服务社区群众;创办岷县诗词研究会,为丰富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服务;搜集花儿、研究民俗;撰写洮砚文章,张扬洮砚文化;考察长城起首,挖掘地方文化;研究地方历史,钻研西羌文化……凡地方文化活动,几乎无处不见其身影。


  离休以来,老人还整理编写了40多篇地方文史、乡土教材和民俗研究文稿,在“政协文史”、“党史资料”以及各种报刊上发表。同时在《民主协商报》、《定西报》、《岷县文史资料》上发表了30多篇文史稿件。由于成绩突出,2005年被评选为岷县优秀文史资料顾问。

  对于父亲的一生,景晓钟说,他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如何做人、做怎样的人。在父亲的影响下,景晓钟生活中孝敬老人、乐善好施,被评为岷县孝老敬亲先进个人;在工作中喜欢写作,是甘肃省作家协会、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他感到最欣慰的是,在老人身体力行的影响中,当地很多青年涉猎到传统教育、文学创作和民俗研究领域。

  本报首席记者张鹏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