跻身城市 神游田园 李保东诗集《月印心河》赏析

发布日期:2019-04-15 20:03:50   所属分类:今日陇西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人们往城里跑,往城里挤。可是诗歌作者却在他们的创作实践中一味赞美、向往、歌颂田园风光和乡村生活。这是为什么?我读李保东的诗集《月印心河》就想这个问题。这其中一定隐藏着我看不见、想不到也没有理解透的问题。它又是什么呢?

《致自己》是这样写的,“我已离城市很远/我在拥抱田野/我走进一片包谷地/我用包谷穗子上的露水净心”,而且作者很虔诚地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摊开双手,看到通往天堂的路。表示出自信和坚定的无悔。他在城市受到伤害了吗?他在乡下找到乐土了吗?他是因为爱才钟情于田园风光的,还是被迫无奈穿过城市来到它的边缘?这其中包含着众多的文化元素和心理因素。也许作者并不能说明这一切,因为诗歌创作本来就是朦胧的。诗人能公开阐明自己诗歌的意向和意境吗?顺着这条线索我读《月印心河》中的诗歌。他于梦中坐在青蛙的背上,和七仙女骑在耕牛的犄角上,一个蜂王在开满油菜花的坡地里举行登基典礼。看起来,这个“田园风光”是作者意念中的产物,像影子一样飘忽不定,以丰富多彩的想象来满足那份无法实现的渴望和期盼。作者在《我想象中的圣人》中塑造了这样一个形象:他的梦呓都会/润泽月亮点燃星宿;炊烟和山岚,干净得让心/能嗅到草根的气息(《白蝴蝶的翅膀》);食野果、喝窖水、住店有鸟语;眉宇间“任天马行空”。狂想,而且狂放不羁,作者的内心世界或者说诗歌创作的境界原来如此。不过,像《三月》《春》《四月》《秋天的想象》《油菜开花》《向日葵》《黄土高坡》等,还是具有鲜明的陇中地域色彩和清净的坦然。作者对城市是冷漠的。“能让我为之折腰的/唯有兰的素雅”(《兰》),为此,“我要用桑叶喂养的诗歌/把兰赞美”。

因此,他的诗歌不乏蓝天白云,不乏蝴蝶、花椒树、杏花、青槐、灰雀、残阳、青蛙、月亮之类,具有田园风光的明显符号,但它总是披着一件诡谲的面纱,“两只从坟冢/翩然而至的蝴蝶/在花椒树上/切磋经咒的奥义”。作者在创作时完全沉浸在一种远离现实的想象之中。它可能有忆念,有疼痛,但读者不易捕捉得到。读者在他的诗歌中根据自己的经验想要得到一种满足的或比较满足的阅读体会,在习惯中得到情感补偿,就不得不去尝试解剖的功效。那么,作者能清楚地说明这一切吗?“我在蓝天下/不停地问自己/我是谁,我想知道/谁在我的灵魂里低语/谁在我的影子中死去”(《我是谁》)。即使在《我的理想王国》里,也找不到田园里的和风细雨,你所得到的是变形模糊影子,“故园的影子/何时在灯火阑珊处复活”(《走在城市的边缘》)。这是一种非常尴尬的情景,换句话说,作者是跻身城市,神游田园。

保东诗歌最大的特点是驰骋的想象。东西南北,古往今来,飘忽不定,来去匆匆。读者的思绪不加快步伐难以追踪,诗歌意象和读者的渴望之间有一段看不见的距离,需要后者紧紧追赶,要一次性完成阅读欣赏是不可能的,没有一般读者所需要的那种确切的描写和现成的答案。他对意境的描述简单到白描的程度,深陷于顽固的思考与忧虑之中。

保东笔下的“田园风光”虽然也有《乡村旧忆》《定西大山里的女人》《土豆》《土地》这样写实的作品,但并不是原始意义上的那一个,它的清晰度不够,读之就能感觉到笼罩其中的一层薄雾。通过田园风光的外衣,我们不难看到,保东诗歌中有一股浓烈的酒气和闪烁不定的寒光。它是古老的文人气息在现代都市生活中艰难的滋生。浪漫情怀与愤世嫉俗的惯性思维,总会在交叉路口撞车,又无人站在他的一边呐喊助威。这就无意之中将其逼上了现实描写的绝境,陷入沉思的诡异。

读《月印心河》中的诗歌,你不得不承认,作者丰富而浪漫的想象,总会给我们带来出人意料的愉悦。诗歌的凝练也是独道的,与我们通常说的含蓄精炼不同,它是一种假想中的节制。丰腴和厚重是没有的,有的是独特的感觉和奇特的视角。他的诗歌透露出一种自尊的高贵,如“这是我仅存的一方净土/岂容世俗染指”(《打开窗牖》)。作者的创作是不断地寻找他梦中的境界。

总体看来,保东的诗歌不平淡,不平庸,不自私,不狭隘,它宽阔、大气,帅气、洒脱、孤傲,包含着传统诗歌精神的气度。它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田园风光”,而是对田园映像的深情眷顾。